http://zhongte36632.cn

美聯儲送利好!人民币一度大漲400點,國内降息

美聯儲送利好!人民币一度大漲400點,國内降息、降準漸近?
 
北京時間3月21日淩晨,美聯儲在3月的議息會議上,釋放出較上一次更為強烈的鴿派信号。
 
從點陣圖看,多數聯儲官員預計今年不加息,2020年加息一次。而上一次會議的主流觀點預期是今年加息兩次;美聯儲同時表示有意從5月份開始放緩資産負債表縮減步伐,并計劃9月底結束。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 圖片來源:美聯儲
 
美聯儲“送來大禮”,全球金融市場反應強烈。
 
美聯儲聲明公布後,美國三大股指集體反彈并轉漲,美元跳水,離岸人民币一度漲近400點,美債收益率急跌。
 
備受關注的是,伴随美聯儲暫停加息和退出縮表,全球主要央行漸棄加息,轉向護航經濟增長。國内部分機構認為,隔夜美聯儲釋放超強“鴿派”信号,我國央行的貨币政策可以更加靈活。
 
超強“鴿派”信号傳出
 
美元“跳水”人民币“起舞”
 
多數聯儲官員預計今年不加息、9月末停止縮表,這是此次美聯儲議息會議釋放的最強“鴿派”信号。
 
中信證券表示,造成美聯儲這種轉變的重要因素是經濟逆風加大和通脹壓力較小。
 
此次政策聲明的最大變化即是對美國經濟的評價。1月美聯儲在政策聲明中稱,2018年四季度經濟活動“增長穩健”,而本次稱經濟活動“增速放緩”;1月稱家庭支出繼續“強勁增長”,企業固定投資增速變得“溫和”,這次稱家庭支出和企業固定投資的增速“集體放緩”。
 
美聯儲公布決議之後,美元指數迅速“跳水”,3月20日收跌0.4%至96.01,連跌4日,并創下自2月5日以來的新低。21日美元指數繼續下跌,截至北京時間21日16點,跌破96關口。人民币“聞聲起舞”,離岸人民币彙率在美聯儲決議聲明發布後一度漲近400點。
 
 
東北證券表示,2019年美元指數大概率會走弱,人民币彙率則會穩定甚至升值。中國經濟有望在二季度企穩,基本面也不會驅使人民币繼續貶值。該機構認為,人民币會保持區間穩定,人民币兌美元彙率波動高點可能上探至6.0~6.5,于年中前後企穩。
 
國都期貨表示,最近人民币彙率止跌回升,與外彙供求關系改善和美元指數震蕩整理均有一定關系,但更重要的力量是來自逆周期調控下的人民币彙率“易漲難跌”。下一步,需關注“逆周期因子”的調整,這将對未來人民币彙率走勢産生重大影響。另外,近期由于國際市場美元指數走勢缺乏方向感,導緻人民币彙率在6.71左右窄幅震蕩,一旦美元指數出現趨勢性變化,将引發人民币彙率的新一輪波動。
 
國盛證券認為,判斷人民币彙率後市,主要看美元走勢和我國央行的容忍度。在美國經濟回落、停止加息且提前結束縮表的影響下,美元指數預計回落,對人民币的壓力有望緩解。“保持人民币彙率彈性,并在必要時加強宏觀審慎管理,穩定市場預期”仍是我國貨币當局對人民币彙率的總要求。
 
穩健貨币政策不變
 
分析人士認為,美國經濟和貨币政策的組合對于新興市場,尤其是中國而言,是較為有利的。
 
獨立研究機構莫尼塔發布研究報告指出,此前美聯儲加息、縮表令新興市場承受了更高的無風險利率。而目前,美國經濟增速放緩,美聯儲加息縮表等行将結束,新興市場有望獲得資金流入;同時,美國經濟發生衰退的風險很低,也不用擔心資金出于避險需求重新流出新興市場。繼續看好2019年新興市場國家的資産表現,作為新興市場中的佼佼者,中國資産會更受青睐。
 
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章俊則表示,市場對美聯儲的鴿派轉向存在過度解讀的傾向,因此國内在貨币政策層面應該繼續維持穩健的立場,保持政策的前瞻性來相機抉擇。下半年美聯儲依然存在立場轉換的風險,如果在短暫暫停之後重回加息路徑,則意味着國内政策需要再次調整和轉向。因此,前瞻性在宏觀政策制定方面顯得尤為重要,而政策的重心還是應該聚焦打通貨币政策傳導機制來把流動性引入實體經濟。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近期表示,穩健的貨币政策要兼顧内外平衡,因為中國的經濟已深度融入了世界經濟,所以考慮貨币政策時,要以國内的經濟形勢為主來考慮,但同時要兼顧國際和中國在全球經濟關系中的地位和外向型經濟的方面。
 
基準利率不适合進一步下調
 
近期,市場上出現一些存貸款基準利率調降的呼聲和預判。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指出,貨币政策要注意内外平衡。經過多次加息,美國利率水平已總體上與我國接近。中美之間有些産品的利率已經倒挂。為在資本流動和貨币彙率等方面做好内外平衡,存貸款基準利率已不再适合進一步下調。尤其是在當下,降息可能會引發促進本币貶值的嫌疑,可能是得不償失的。除非出現外部很大沖擊的特殊情況,否則無論從邏輯上看還是從現實看,都沒有調降存貸款基準利率的必要。
 
此外,連平表示,在未來的兩個季度内,如果經濟運行逐步企穩,就沒有必要再通過降低存貸款基準利率來刺激經濟,降息的可能性會随着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小。
 
星石投資也認為降低基準利率的概率不大。一方面,監管層多次公開表示中國貨币政策能維持“合理充裕”,而非“大水漫灌”;另一方面,商業貸款利率在基準利率之上,降低基準利率的必要性也不大。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在總體穩健的基礎上,貨币政策工具,特别是價格型工具可能會在今年進一步使用,目的也是降低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因此,政策利率,包括逆回購、中期借貸便利(MLF)等的利率有可能會下調。同時,再結合利率市場化改革,更好地将政策利率的變動向實體經濟傳導,切實降低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
 
在存款準備金率方面,易綱表示,去年以來,央行五次降低存款準備金率共3.5個百分點,力度較大。将來三檔存款準備金率框架将比較清晰。大型銀行為一檔,中型銀行為第二檔,小型銀行特别是縣域的農村信用社、農商行為最低的一檔。現在在逐步簡化,使得存款準備金率更加清晰透明。從國際比較而言,易綱稱,我國存款準備金率處于中等水平。目前情況下,準備金率下調還有一定空間,但這個空間比起前幾年已經小多了。同時,要考慮最優的資源配置及防範風險的問題。
 
關于2019年央行将如何使用貨币政策工具組合,華創證券周冠南表示,第一,中長期數量和價格工具或将處于貨币政策工具選項的第一順位。“降低實際貸款利率”取向下,存準率工具、MLF/TMLF、PSL,及其政策利率的調整或仍将使用;第二,短期數量型工具或将處于貨币政策工具選項的配合位。央行在短期數量型工具的操作上可能會減少公開市場逆回購操作的量和頻率,以流動性自然調節的方式來維持“合理充裕”,這種操作方式可能會使得機構增加“預防性流動性需求”,資金利率的波動或将加大;第三,“金融監管”将處于貨币政策的“外援”位。直接硬性指标考核“小微”、“民營”等主體的貸款增速。第四,存貸款基準利率或将處于貨币政策工具選項的最末位。短時間内存貸款基準利率不會取消,但大概率也不會調整,市場化基準利率尚需培育。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删除,多謝。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